郵件系統:
用戶(hù)名: 密碼:
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
位置: 首頁(yè) 》法學(xué)人物 》法界資訊 》學(xué)者觀(guān)點(diǎn)
莫紀宏:構建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

時(shí)間:2024-01-23   來(lái)源:法治網(wǎng)  責任編輯:陳聰

□ 莫紀宏

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。憲法首先是法律,是調整人們行為的行為規范。作為一種法現象,憲法并沒(méi)有與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一般法現象共生,而是人類(lèi)法律文明發(fā)展到特定歷史階段的產(chǎn)物。目前國際憲法學(xué)界普遍認可的最早的憲法性文件是1215年英國《自由大憲章》。為什么說(shuō)在《自由大憲章》之前,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可能會(huì )有最高法律效力的法規范這一法現象的存在,但最高法卻不具有憲法的特性呢?這個(gè)問(wèn)題是近現代憲法賴(lài)以有效生存的正當性邏輯起點(diǎn)。蓋由《自由大憲章》有兩個(gè)重要特征:一是規定了作為享有國家最高權力的國王也要受到《自由大憲章》的約束,國王的權威不能大過(guò)“憲法”;二是法律規定的個(gè)人自由不得被掌握國家權力的機關(guān)、組織和個(gè)人隨意剝奪。這就意味著(zhù),只有旨在追求人人平等身份和個(gè)人自由價(jià)值的法律規范,才能達到“憲法”的基本要求。由此,憲法作為一種法現象的內在邏輯就有效生成了,這就是憲法作為一種法現象,它追求法規范超越于世俗社會(huì )最高政治權威的效力,就是說(shuō),憲法實(shí)現的法功能是法對人的“治”的功能,這就從根本上改變了法由人制定,法的權威不可能超越于制定的人的權威這一“人治”價(jià)值命題的束縛,因此,在憲法的治理下,任何特權現象都不具有生存的正當性和合法性。

《憲法的邏輯與合憲性》的出版適逢我承擔了教育部委托的重大課題“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創(chuàng )新研究”任務(wù)。這是一個(gè)相當艱巨的學(xué)術(shù)重任。要建立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,必須要從源頭抓起,抓一些基本概念和范疇,特別是要重視憲法學(xué)知識體系的邏輯自洽性。從憲法邏輯學(xué)的視角來(lái)看,不合邏輯的東西都是沒(méi)有學(xué)術(shù)生命力和實(shí)踐存在價(jià)值的,因此,我早年關(guān)于憲法邏輯學(xué)的研究成果和學(xué)術(shù)積累可以為下一步構建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提供一些學(xué)術(shù)方案,增強一些學(xué)術(shù)自信。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建設,不僅要關(guān)注憲法自身的邏輯,還需要關(guān)注憲法與部門(mén)法的關(guān)系,繼而還要將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法律體系建設的政策要求對應到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構建中,從憲法作為根本法的法律特性與憲法學(xué)的對應關(guān)系來(lái)看,只有憲法學(xué)的知識體系成為中國法學(xué)的核心知識要點(diǎn),憲法學(xué)成為其他法學(xué)學(xué)科的知識體系的邏輯起點(diǎn),中國自主的法學(xué)體系才真正可能在規范的學(xué)術(shù)平臺上加以討論。

就憲法學(xué)體系的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說(shuō),建立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創(chuàng )新理論體系大概需要解決以下四個(gè)方面的底層邏輯問(wèn)題:

一是要確立現代憲法學(xué)就是現代法理學(xué)的底層邏輯,法理學(xué)不能僅依靠單純的概念空轉,必須要有一定概念關(guān)聯(lián)技術(shù),而要在概念之間建立可靠的邏輯聯(lián)系,價(jià)值論是無(wú)法逃避的,所以說(shuō),憲法學(xué)是最可靠的實(shí)證法理學(xué)。將傳統的法理學(xué)的概念體系納入現代憲法學(xué)中,再另行組織法律語(yǔ)言學(xué)、法律邏輯學(xué)等交叉型的基礎學(xué)科來(lái)研究法理學(xué)所面對的基礎性法律規范構造問(wèn)題,可以解決法理學(xué)的根本出路問(wèn)題。

二是要確立憲法學(xué)在法學(xué)體系中的核心地位,這個(gè)判斷是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相結合的重大理論判斷。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提出,完善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法律體系。既然在法治實(shí)踐的層面,憲法都是其他部門(mén)法的核心,那么,作為研究法現象的法學(xué)體系如何能夠拋棄這種底層邏輯各自為政呢?所以,基于存在決定意識、經(jīng)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馬克思主義立場(chǎng)、觀(guān)點(diǎn)和方法,憲法學(xué)必須是法學(xué)體系的核心,憲法學(xué)不發(fā)達,其他部門(mén)法學(xué)的知識就缺少可靠性,就無(wú)法造就中國自主法學(xué)體系的整體繁榮和進(jìn)步。部門(mén)法學(xué)必須解決憲法在本部門(mén)法領(lǐng)域怎樣將憲法具體了的問(wèn)題,這是一個(gè)非常難的技術(shù)活,需要大量的法理創(chuàng )新。

三是要關(guān)注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體系結構必須是以政治憲法學(xué)為基礎的混合型憲法學(xué)。在中國搞憲法學(xué),離開(kāi)了黨的領(lǐng)導這個(gè)基本前提什么都講不清楚,一些人企圖用憲法教義學(xué)或者是憲法解釋技術(shù)來(lái)推動(dòng)中國憲法學(xué)的發(fā)展,這是根本行不通的法理邏輯,法學(xué)技術(shù)問(wèn)題可以交給法律語(yǔ)言學(xué)和法律邏輯學(xué)解決。憲法學(xué)在規范層面主要應當講清楚憲法作為根本法的社會(huì )功能問(wèn)題,憲法的最大制度功能就是實(shí)現法治價(jià)值,最大的社會(huì )功能就是反對特權。除了憲法能夠承擔上述使命,部門(mén)法學(xué)根本沒(méi)有能力去回答上述根本性問(wèn)題。

四是要強化應用憲法學(xué)的知識積累和學(xué)科體系建設。傳統憲法學(xué)的知識性質(zhì)的法律性不夠強,與政治學(xué)的學(xué)科性質(zhì)過(guò)于靠近。我們說(shuō)搞政治憲法學(xué)不等于簡(jiǎn)單地把政治學(xué)并入憲法學(xué),而是要在政治學(xué)和憲法學(xué)之間建立比較清晰和可靠的法理邏輯聯(lián)系。要突出憲法學(xué)的特點(diǎn),就是要把法治建設的重大問(wèn)題納入憲法學(xué)研究體系,例如,要把涉外法治作為應用憲法學(xué)的重要課題。某種意義上可以說(shuō),涉外法學(xué)就是應用憲法學(xué)。不從應用憲法學(xué)的角度去思考涉外法治,涉外法治中最基礎性的理論問(wèn)題就沒(méi)有解決的邏輯路徑。依靠傳統的法學(xué)理論,尤其是傳統的國際法學(xué)理論去構建自主的涉外法學(xué)框架,只能是緣木求魚(yú),此路不通。

所以說(shuō),要構建自主的中國法學(xué)體系并不難,只需要稍微調整一下研究視角,關(guān)注法學(xué)學(xué)科內部的底層邏輯就行。其中,憲法學(xué)的地位不能再被忽視了。憲法學(xué)中的底層邏輯問(wèn)題應得到更多的學(xué)術(shù)關(guān)注,建立和完善合憲性審查機制是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實(shí)踐路徑,所以,中國自主的憲法學(xué)創(chuàng )新體系需要合憲性審查活動(dòng)來(lái)提供和驗證具體的素材和相關(guān)學(xué)術(shù)結論。

全文
搜索

關(guān)注
微信

關(guān)注官方微信

關(guān)注
微博

關(guān)注官方微博

網(wǎng)絡(luò )
信箱